东阳光(600673.CN)

生物质能第一股退市:欠债184亿!今年已有16只个股确定退市

时间:20-10-29 12:28    来源:和讯

*ST凯迪面临着破产危机。

10月28日晚,深交所披露,*ST凯迪(000939)因连续三年财务报告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触及股票终止上市情形,11月5日起进入退市整理期,退市整理期届满的次一交易日,深交所将对公司股票予以摘牌。

Wind数据显示,A股历史上退市股数量已有124只,加上前不久确定退市的暴风退(300431),*ST凯迪将成为第126只退市股票。

*ST凯迪全称为凯迪生态环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1999年在深交所挂牌上市,原是一家以烟气治理为主业的环保公司,经过2015年的重大资产重组后,转型成了一家以生物质发电为主营业务的平台公司。

除退市危机外,*ST凯迪还面临着破产危机。公司2020年9月10日披露公告显示,其目前未能清偿逾期债务共计约184.4亿元,最近一期经审计的公司净资产19.14亿元。9月30日披露的公告则显示,*ST凯迪正等待法院受理破产重整。

截至2020年6月30日,*ST凯迪股东户数为79410人,退市公告前一个交易日总市值41.26亿元。

被终止上市前,*ST凯迪对外欠债184.4亿元

*ST凯迪成立于1993年,最早由北京中联动力技术有限责任公司、武汉水利电力大学、武汉东湖新技术创业中心、武汉水利电力大学凯迪科技开发公司等共同发起成立。

2015年4月,公司重大产业重组获批,其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购买控股股东阳光(600673)(600673,股吧)凯迪新能源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阳光凯迪”)等15名交易对方持有的生物质发电资产、风电、水电及林地资产,成为当时的“生物质能第一股”,一时风头无两,市值一度超过450亿元,同年9月, 公司证券简称由“凯迪电力”变更为“凯迪生态”。

然而,经历了当年短暂高光后,凯迪生态的命运很快急转而下,以致最终走到退市境地。

wind数据显示,2017年开始,*ST凯迪连续数年业绩亏损,2017年-2019年分别亏损了23.8亿元、51.4亿元和37.8亿元。

流动性上,2018年5月,*ST凯迪中票出现违约,公司爆发债务危机,至12月披露数据,*ST凯迪逾期债务总计93.84亿元。随后债务雪球越滚越大,至2018年末,其总债务一度积累至300亿元,最新披露的未能清偿逾期债务共计约184.4亿元。

公告显示,被终止上市之前,*ST凯迪管理层也有过一番“挣扎”,公司董事会表示,本届董事会在极其困难的情况下,开展公司治理,虽勤勉尽责,但由于2017年度、2018年度连续两年财务会计报告均被年审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其涉及事项多且问题复杂……仅凭公司治理无法解决会计师事务所提出的多年积累的历史问题,导致2019年年报继续被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并最终触及了深交所《股票上市规则》第 14.4.1 条规定的股票终止上市情形,继而被宣告退市。

谁掏空了*ST凯迪?

大股东非法占用上市公司2.94亿元资金被坐实

此前,*ST凯迪曾寄希望于司法重整,但计划最终因为“大股东违规占款”一事迟迟未解决而流产。

据*ST凯迪前董事长、现任总经理陈义龙讲述,在债务危机爆发后,2019年5月公司股东大会就高票通过了重整计划,随之武汉市地方法院也曾向最高院提出申请,请求将关于此案的管辖权集中到武汉市地方法院。最高院征求了证券行业监管部门意见,监管部门的意见是推荐司法重整的前提是核实清楚大股东阳光凯迪对*ST凯迪的资金占用问题。

在经过反复解释后,最终,监管部门仍认定大股东“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重整方案因此至今无法推进下去。

阳光凯迪事实上正是由陈义龙实际控制。*ST凯迪此前一度交由以陈义生为首的职业经理人管理,在*ST凯迪债务危机爆发后的2018年8月,陈义龙重返上市公司担任董事长,主持公司重整事宜。2019年10月31日,来自监管部门的一纸《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使陈义龙不得不辞去上市公司董事长职务。

新京报去年11月份也曾前往武汉调查并报道,陈义龙坚持表示,自己旗下的阳光凯迪并未占用上市公司款项。*ST凯迪一部分资金去向不明是因为前任由职业经理人组成的管理层管理混乱,且部分涉嫌违法犯罪,大量用作投建项目的资金被挪用,导致凯迪旗下很多项目都成为半拉子工程。

陈义龙表示,在债务危机爆发前的三年间,*ST凯迪的融资增量约200亿元,但其中只有30%用于公司生产、建设和经营,其他部分都在空转。这部分融资增量所导致的债务特点是期限短、利息成本高,年化成本平均达到12%,同时形成了约20亿元的融资顾问费用,被一些个人和中介机构瓜分了。

然而上述说法很快被打脸。

今年5月,证监会披露了对*ST凯迪的调查结果,其中一项调查结果表明,*ST凯迪与关联方阳光凯迪之间确实存在2.94亿元资金往来形成非经营性资金占用。

值得一提的是,*ST凯迪前任总裁陈义生腐败一事同样被坐实。今年10月份,*ST凯迪前任总裁陈义生涉腐败案一审开庭。经过法院审理,只认定陈义生与他人合谋职务侵占190万元,挪用公司资金208.6万元,虚开发票407.7万元。更多资金问题并未被认定。

退市热潮来袭,今年退市股已增加到16家

根据wind数据,目前沪深两市A股共有124家退市股票,加上不久前被确认退市的和ST暴风以及今天的*ST凯迪,A股退市股票数量达到126家。

记者注意到,以往A股中最常见的退市原因是上市公司被吸收合并。根据统计,过去30年,A股中有超过30只个股因被吸收合并而退市,占所有已退市股票的25%左右。剔除这些股票后,A股真正退市的公司数量不足百家,平均每年退市数量不到3家。

不过,近年来,A股因“不达标”退市逐渐增多。wind数据显示,今年截至目前已经有14只个股被清理出A股市场(不包含暴风集团(300431,股吧)和*ST凯迪在内,加上应为16家),比去年全年退市的个股数量(10只)已经多出4只。此外,还有多只处于终止上市阶段的个股,退市个股数量有望继续增加。

10月22日,在2020金融街(000402,股吧)论坛年会上,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市场一部主任李继尊也曾表示,当前退市力度前所未有,促进了市场的优胜劣汰。据统计,去年以来,有24家上市公司被强制退市,这个数据是之前6年总和的两倍。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彭硕 编辑 赵泽 王进雨 校对 赵琳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看全文